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最新公告:2017年百节系统训练课程招生 本馆教学课程以百节课程班、私教课、推手班、日常班、周末班、少儿班为主! 即日起办理太极拳健身年卡 额外赠送3个月 办理太极拳健身半年卡 额外赠送1个月(老学员介绍朋友办理健身卡,赠送1—3个月健身卡) 联系电话:13253605370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传承体系 >崤函利剑——记河南省三门峡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沛林

文/王娟
  
  看一下四周,似乎工作了大半辈子的人,专注于同一个职业、同一个岗位的,并不多。
  他今年57岁,从警几十年,一直都在琢磨一个行当——侦查破案。
  从刑事侦查一线的技术员成长为刑侦专家、地市级公安局主管刑侦业务的副局长,这一路,他走了35年。
  35年间,他直接参与破获刑事案件2800余起,命案360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00余名。因连续破获大案要案,他曾受到公安部和省、市领导的高度评价,并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三次,市政府记大功一次、二等功一次,荣立河南省政府一等功一次,被评为“三门峡市劳动模范”。
  他就是河南省三门峡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陈沛林。
  他履职的三门峡市公安局,从2005年至今,现行命案侦破的工作成绩在河南省名列前茅,其中四年实现了命案全破;2010年,三门峡市公安局被河南省委、省政府授予“2008至2010年度全省平安建设先进集体”;几年来,三门峡市争创全国综治优秀市“四连冠”、赢得全国综治“长安杯”,群众安全感、执法满意度和政风行风评议三项社会评价指标始终保持全省领先位次;群众安全感指数由全省第四跃居全省第一;人民群众对公安机关执法的满意度由全省第五跃居全省第二。

  智捕持枪人

  三门峡市犯罪侦查支队勤务综合大队大队长王友峰在回忆陈沛林指挥破获的一起系列持枪抢劫案时,说到了一个细节:“我们负责抓捕的亡命之徒死命地扑腾,几个民警都扭不住他。陈局长上来,三拳两脚就把他给制伏了。”说罢,还不忘补充一句,“抓人,陈局长总是身先士卒,带领大家往上冲。”
  在场的人很诧异:“陈局长比你们年龄都大呀!”他回答:“年龄不是问题。陈局长可是陈氏太极拳的正宗传人呢!”
  陈沛林,河南温县陈家沟陈氏太极拳的第20代传人。除了响当当的“刑侦专家”称号,他还担任:沁阳市武术协会主席、焦作市气功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三门峡市陈氏太极协会名誉主席、中国陈氏太极协会名誉副会长、河南省陈氏太极拳协会常务理事。
  那是2006年的冬季。从历史看,似乎历来冬天都是劫匪出没的高峰。
  一伙持枪歹徒连续在河南平顶山、郑州、洛阳和三门峡路段的高速公路上持枪抢劫。频繁的时候,他们几乎天天都出动,东抢一下,西抢一下,行踪不定。被抢司机怨声载道,社会影响极坏。
  经过半个多月的侦查,三门峡警方锁定犯罪嫌疑人可能在叶县。
  陈沛林带着专案民警赶到叶县。之前,他们怕走漏消息,事先没有和当地公安机关直接联系,而是悄悄驻扎在高速公路附近的一个小乡镇里。
  他们秘密蹲守了七天七夜,但毫无进展。
  第八天的晚上,他们获得线索:这伙人抢劫后,要在晚上11点后下高速。
  这里的高速口是人字交叉型的,有四个口,两进两出。
  陈沛林共带了20多个人。因为装备有限,他把人分成了四组,分别把住四个口。两组带武器的守出口,两组没带武器的守进口。
  为什么进口也要把守呢?
  陈沛林说:“根据以往经验,主要是怕对方有接应,通风报信。”
  警方开的都是挂着地方牌照的车。陈沛林让几辆车都停在距离高速口500米的隐蔽处。果不其然,陈沛林预判得准。连续几个晚上,把守在同一个进口的民警总能远远看见一辆车停在高速收费站的附近,并且不时地开来开去,好像在巡视。后来也没见接人,便开走了。事后这辆车被警方截获后,证实了确实就是犯罪嫌疑人的接应车。
  那一晚,到了凌晨1点多,已经蹲守了几个小时。陈沛林说:“这个点儿还没见下高速,今晚看来是不会有结果了。大家也都又饿又累的,安排各小组收工吃饭吧,明天再来。”
  然后,陈沛林和刑侦支队的老副支队长卢猛坐上了指挥车,由司机开着车,三个人打算回驻扎的乡镇吃个饭。就在车调头开出了一段路后,突然,陈沛林发现对面开过来一辆昌河“面包”,与事先掌握的犯罪嫌疑车辆特征相符。
  陈沛林脑子飞快地转动:我方只有三人,对方几个人未知;我方是局长指挥车,没武器,对方是持枪抢劫团伙;电话把战友喊过来再抓,恐怕来不及了;不等战友就抓,风险又太大……
  怎么办?
  陈沛林一边让卢猛通知十几公里以外的战友赶紧过来增援,一边让司机调头尾随追赶。
  他们的轿车远远地跟在“面包”后面。只见“面包”拐进了路边的一个加油站,加了油后又开了出来,开过了一个村庄。
  陈沛林把心一横,给卢猛和司机说了自己的战术:“追上‘面包’,故意剐蹭以制造车祸事故,然后以处理车祸协议为由,伺机抓捕!”
  紧追了一段后,他们直直地向“面包”并过去。“吱”的一声,他们的车的左后方剐蹭到了“面包”的右前方。双方在同一时刻踩了急刹车。
  车停稳后,陈沛林并不着急下车,而是摇下车窗,朝着“面包”里的人指指点点:“你看,怎么把我的车剐了?”
  这时,从“面包”车的后门下来一个人,过来低头看向陈沛林的车。陈沛林三人下车,这才看清,原来,对方车上也是三个人。
  等对方的两个人刚拉开车门,腿伸出来还没站稳时,陈沛林对卢猛、司机大喝一声:“动手!”只见司机上去扭住对方先下来的人。陈沛林和卢猛直接开打,一人对付一个,用流利的擒拿动作,把对方三人先后按翻在地,并戴上了铐子。
  经过搜身后,万幸的是三个犯罪嫌疑人都没有带枪。15分钟后,增援的伙伴赶来。看到眼前这一对一的场景,大家都吃惊地连声赞叹。
  这时,经过仔细搜车,他们发现犯罪嫌疑人把枪都藏在了车上。犯罪嫌疑人是在车的前踏板上挖了A4纸大小的洞,焊了个铁盒,里面藏着三只上了膛的仿真自制手枪。事后证明,这三只枪跟真枪的杀伤力差不多。
  除了英勇,陈沛林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特别有条理。
  2014年7月初,崤山公安分局一周内出了四起非正常死亡的案件,造成了五人死亡。
  “如果处置不当,这极有可能造成上访啊。”崤山分局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王琨找到带班的陈沛林汇报工作,并一一讲了这几起案件的经过和处置难度。
  陈沛林停下手中的笔,一口气说了14条处理意见和如此处理的原因。
  王琨一边不住地用手中的笔刷刷地记着,一边频频点头。临走时,他又提了一个难题:“这几起案件中,酒后驾车撞树死亡的李某案最棘手——李某撞树后怕妻子骂,曾经在救护车到来前给妻子打电话谎称遭到了抢劫被打。所以,李某家属不相信崤山分局给出的‘酒后撞树、撞伤头部死亡’的结论。他们几次三番地到崤山分局‘说事’。”
  王琨想请陈沛林出山,亲自做做李某家属的工作。当晚,陈沛林熬了一个通宵,和王琨等民警一起,与李某配偶和两名直系家属进行了一番彻夜长谈,他用自己丰富的刑侦经验,给他们反复讲述、论证、展示警方勘查现场后得出的原理、证据、分析与判断。直到说得对方心服口服,解开了疑惑,清晨,才离开了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