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最新公告:2017年百节系统训练课程招生 本馆教学课程以百节课程班、私教课、推手班、日常班、周末班、少儿班为主! 即日起办理太极拳健身年卡 额外赠送3个月 办理太极拳健身半年卡 额外赠送1个月(老学员介绍朋友办理健身卡,赠送1—3个月健身卡) 联系电话:13253605370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传承体系 >【太极拳故事】陈鸿烈:典当家产贴补乡邻 换粮途中严惩恶贼

 
陈鸿烈简介
 
       陈鸿烈(1887年—1945年),陈氏十八世。出身武术世家。从小因受父辈熏陶而酷爱太极拳。幼从父,后又从族祖陈鑫、族叔陈椿元习练太极拳小架。曾先后在开封、郑州、洛阳、西安、甘肃等省、市,温县国学专修馆、县立女子小学、卜里中学任教传艺。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灾荒频仍,民不聊生,众乡亲纷纷外出逃荒,留下的也因食不裹腹而停练拳械。陈鸿烈看在眼里,急在心中,为了保留祖传拳术,他不惜将自家四亩滩地典当两次,用之所得买高粱、玉米,日蒸黑馍数十个,给练拳者以补贴,如此一直到抗日战争开始。
 
 
   且说陈鸿烈见自己典当了两次滩地,用所得补贴了年轻人,但那些揭不开锅的孤寡老人咋办?再说典当地的那点钱,能贴补多久?一天他正为这事发愁,妻子却给他出个主意:“卖咱家东西,救拳救人,我没二话,可光凭咱这个破家,就是全贴进去,能换多少粮食?能救多大急?何况现在咱家现在啥也没有了!只剩烂房、烂铺盖!依我说,你去那些揭不开锅的人家,劝他们能卖的便卖,卖了好买粮食。火烧眉毛先顾眼前,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能出人的人家,便去人,不能出人的,便由你们代卖,这样,不比你一个人干慌张强!”
     
   陈鸿烈听了,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便挨家挨户说了这个主意,不少人家都表示赞成。一部分青年人听了,便自愿出来收敛东西,记上账,然后和陈鸿烈一起,担的担,推的推,将东西运到黄河南,换成粮食,再按东西多少将粮食分到各家各户。一些老年人见他们办事公道,高兴的直念佛。就这样,他们跑了几趟,解决了一些乡亲的燃眉之急。陈鸿烈看这些家冒起了炊烟,拳场又增加了生气,心中也高兴。
       这一天,他们又收敛了一些东西,因东西少,他没让年轻人去。
       为能卖个好价钱,多买一点粮食,陈鸿烈这次跑得比任何一次都远。结果紧赶慢赶,用了几天工夫,等他推着满满一车粮食,从渡口下船时,太阳已经落山了。
       从渡口到陈家沟还有几十里地,黄河滩又是遍地黄沙。几日劳累,加上此时又饥又渴,便休息了一会儿,忍着饥渴,又推起了独轮车。走着走着,来到一个沙土岗。他知道,过了岗,就走一半路程了。虽然此时他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浑身的骨头也像散了架,但他想起乡亲们期盼的目光,充满生气的练武场面,好像增加了力量,便推起小车,一步一步向沙岗上走去。
        好容易到了岗上,他正要放下车,喘几口气,却见草丛中,窜出两条黑影,朝自己扑来。他知道不好,急忙放下了车子,站到车前。
  在朦胧的月光中,陈鸿烈一看,这两个人自己在黄河南岸见过。原来,今天中午,在黄河南岸,陈鸿烈走得又累又渴,便在路边一个小茶馆门口,停了下来,买了一碗白开水,吃了今天早上一位大嫂送给他的玉米面菜饼,却见两个年轻人围着他推的车子,转来转去,还不时用手摸摸粮食口袋。茶馆伙计这时却看了看陈鸿烈,好象存心给他介绍这两个人似的,口中咕哝道:“什么玩艺!捣茅棍子做兵器——闻(文)不能闻,舞(武)不能舞。腥油锅里煮鸡蛋——纯他娘的荤(混)蛋!刨绝户坟,踹寡妇门,除了好事,啥事都干!”
       陈鸿烈听伙计话中有话,不由盯了这两个人一眼,见这二人,虽然年龄上有差异,模样倒也相似。都是长着一对凸出的腮帮子和招风耳朵,两只眼睛,白多黑少,小黑眼球滴溜溜转,一看便知是一对狡黠狠毒之辈,心中暗想:“听伙计的话头,这两个人大概不是什么好货!你两个如果胆敢欺心,想我这车救命粮的法子,有你俩小子鲶鱼吃黄连——苦你张大嘴的时候!”谁知一下午未见他们影儿,此时却在这里出现了。
       面对这两个人,陈鸿烈笑道:“你们两人腿真快啊,跑到陈某前边来了,想干什么,说吧!”持匕首的道:“将粮食留下,俺弟兄放你一条生路!”陈鸿烈道:“要是不留下呢?”持匕首的道:“那就留下命来!”持匕首照陈鸿烈分心便刺。
        陈鸿烈哈哈一笑,静立不动,待匕首来得近了,突然右腿踢起,不偏不倚,正踢在他的手腕上。匕首脱手而飞。那小子急忙后退,陈鸿烈左脚已踢中他的小腹,疼的他捂着腹部,吐了一口鲜血,滚倒在地,鬼哭狼嚎般叫。
陈鸿烈肩未见晃,腰未见拧,脚下却像安了滑轮,倏地向一旁移动了三尺,已躲过了持棍小子的柳木棍。未等他抽回棍,陈鸿烈已到了他身前,左臂弯曲着向上一架,只听咯嘣一声,那小子右臂早断,柳木棍弃在地上。陈鸿烈一个侧肩靠,早将他打得扑棱棱飞起来,直落到丈余远的地方,躺在那儿直哼。
       陈鸿烈弯腰推起小车,下了沙土岗,直奔陈家沟而去。